山西热线  
江苏启东:花季少女离奇死亡 各方涉嫌隐瞒真相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  时间:2018-9-21 10:23:36

创世纪周刊讯:九月的北方,天气渐凉,一封反映女儿离奇死亡的投诉信飘然落到记者的案头:8年前的2010年2月2日凌晨,在江苏省南通市下辖的启东市,年仅16岁的夏薇不明不白的倒在卫生间内昏迷不醒,被送医院半个月后不治身亡。当地警方做出的结论是:夏薇死于煤气中毒,法院据此判决夏薇寄宿的房东高建平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但是,女孩的母亲对于女儿的死因持有强烈的质疑,为此不断追寻真相,并找到了证明女儿并非死于煤气中毒的强有力证据,而北京一家权威机构和诸多专家学者经严格审核后否定了煤气中毒的可能。然而,其为女儿申冤的路走的依然十分艰辛而曲折……

曾经相信警察不会造假

据余女士介绍:夏薇是她和前夫夏锦祥的独生女,是班里的英语课代表,并被评为道德模范,但父母常年都在外地打工,不方便照顾。为了让女儿能得到很好的学习条件,经人介绍,他们就把在启东市长江中学读初三的15岁的独生女儿夏微,送到明珠新村79号楼高建平和夏建兴的家里,从此夏薇吃住都在高建平家里,每月给付1200元生活费。

就在出事前一天的2010年2月1日下午,夏薇期末考试刚刚结束,她还打电话告诉父母这次考试考的很不错,高高兴兴的等着第二天爸爸来接她回家过年。可是就在2日凌晨,夏薇却被发现赤身****的倒在高建平家的卫生间里,被亲属紧急送医院抢救后,还是不治身亡!

高建平在她的讯问笔录里是这样说的:早晨5点左右,她上卫生间打不开门,发现夏薇并不在房间内,她让同居的男友夏建兴撬开卫生间的门,发现夏薇赤身****倒在地上昏迷不醒,而夏薇并没有洗澡的迹象,煤气、水龙头都没有开。大约六点多,他们给夏薇的父亲夏锦祥打电话告诉他夏薇赤身****倒在卫生间里,夏锦祥急忙让住在启东的亲属茅冬梅马上赶到,茅冬梅到后紧急拨打120急救电话,才把夏薇送至几百米之内的医院抢救。

三家医院的医学检测结论中,夏薇均没有煤气中毒的迹象。

夏薇被送入医院后,一直处于深度昏迷状态,医生不知道夏薇得了啥病,就问家属,家属就说:“可能是煤气中毒吧”。之后,医生就按照煤气中毒做化验。当化验结果出来后,医生十分不解的说:根据血液化验结果,没有煤气中毒的迹象,医生做出的诊断是“昏迷待查”。

案发当天,早上7点左右,夏薇被送至启东市人民医院,抽动脉血化验亦未检出碳氧血红蛋白,出院记录“昏迷待查”。上午10点,夏薇被转送至启东市中医院进行高压氧治疗。在该院的入院和出院记录中诊断均为“昏迷待查”,仍未得出明确结论。案发次日凌晨1时25分,夏薇被送至南通大学附属医院,此时夏薇已昏迷30小时。该医院的血液检验单中,也并未检出碳氧血红蛋白。

前两家医院作出的诊断都是“昏迷待查”,第三家医院的出院记录在诊断其病因一栏开始是空着的,后来因为死因不明,无法办理死亡证明,无奈,夏薇父亲找南大附属医院的医生,在出院证明上面补上了“一氧化碳中毒”的字样。

但是,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公安机关也会顺杆爬——家属顺便说了个煤气中毒,警方也就给鉴定了一个煤气中毒!启东市公安局在其做出的法医鉴定意见中认为:夏薇系一氧化碳中毒后多脏器衰竭死亡。2011年3月,启东市法院以高建平犯过失致人死亡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五年,并判决赔偿夏薇的父母56万余元。高建平服判,没有上诉。

余女士告诉记者:女儿出事后,我们一家人都对警方的说法深信不疑,因为我们始终相信人民警察是保护人民的,根本不可能造假坑害人民。直到有一天,她到北京后才知道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

看到了卷宗她才认为被蒙骗了

2011年3月份,她认为法院给高建平判刑判得太轻了,就去北京上访,一位公安局的人看完她手里的“鉴定结论”后告诉她:“你那个鉴定结论是假的,人家正规的鉴定结论都有法医签字盖章,你那个没有。”她就回到启东要鉴定结论,刑侦大队一位队长居然答复她“没有鉴定!”。余女士说:当时她一听“没有鉴定”她就傻了!既然“没有鉴定”,那么,“煤气中毒死亡”的结论是怎么来的?

后来,经过多方努力,在一位正直的领导帮助下,在案发8年后,余女士终于复印到了卷宗。当看到卷宗的那一刻,她非常震惊——

卷宗证据显示:卫生间的窗子处于开启状态,怎么会发生煤气中毒呢?

被告人高建平也在法庭上说:“夏薇根本没有洗澡迹象,煤气、水龙头都没有开……没有闻到异味,我进去查看液化气钢瓶时那液化气阀门是关着的。”高建平还称:那个窗户始终都是开着的,从来都不关闭。夏建兴也在笔录中说:“卫生间内地面上都没有洗澡时留下的沫或水,夏薇身上也是干的,所以夏薇应该没有洗澡。”

余女士就纳闷了:既然门窗都是开启的,怎么可能煤气中毒呢?

这么简单的常识,侦查人员怎么会丧失了基本判断呢?检察院和法院为什么要隐藏这些重要的证据呢?

更令她不能理解的是,启东市公安局故意绕开处女膜不鉴定。一个女孩赤身****倒在卫生间,不明不白的死亡,公安机关居然没有对下体进行检查。对死者进行全面的检查,怎么可以漏掉处女膜呢?对此,余女士十分不解。余女士说:为了硬往煤气中毒上面靠,启东市公安局还篡改了夏薇的尸斑,他们故意把夏薇的暗紫色尸斑篡改成“鲜红色尸斑。”

夏薇尸体上多处有伤,这些伤是怎么来的?

据《启东市公安局物证鉴定室法医学尸体检验意见书》记载:左前臂掌侧见6. 0cmx3.5cm大小的皮下出血,右前臂下段掌侧见10. 0cmx5.0cm大小的皮下出血、背侧见2.5cmx1.5cm大小的皮下出血,左足背见4.0cmx 3.0cm大小的皮下出血,左足内踝处见3.5cmx2.0cm大小的皮下出血,右膝部见1.5cmx1.0cm大小的皮下出血……”

余女士说:公安局的侦查卷里同时附有大量的体表损伤照片,根据夏薇身上的这些伤痕,可以推断:夏薇生前肯定遭受过殴打或与人有过激烈的搏斗。可是在法院审理阶段,启东市法院院长石汉慈、庭长施红华却故意隐瞒了夏薇的体表损伤、血液化验结论和现场证据。

权威机构审查后否定煤气中毒之说

2014年,余女士在网上联系上了北京城明鉴法医学研究院的专家王鹏。之后,该研究院出具的文证审查意见书和专家论证意见书均认为:尸检报告记载的多处皮下出血,“从损伤分布特点、数量及程度综合分析,难以用洗澡时摔倒于浴室一次形成予以解释,不能排除其为他人外力所致。”

北京城明鉴法医学研究院出具的文证审查意见书和专家论证意见书均认为:“‘夏薇符合一氧化碳中毒后多脏器衰竭死亡’的结论缺乏充分证据。”

据北京青年报记者此前的报道,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王鹏分析:“在洗澡时站立状态倒地,在地面平整的情况下,倒地之后没有翻滚,身上的伤可以用一次外力解释。而现在夏薇身上的伤前侧、后侧、左侧等多处都出现了,这就不好解释了。”

本案的代理律师蔡其展指出:“单独安装在燃气热水器旁边的窗户打开,有天然的排气条件;东屋北墙中央顶部有百叶窗排气,空气可以流通。这两处设施是这么多年使用而没有发生过意外的保障。”

目前为余女士提供法律援助的退休警官刘广智也指出:根据华东政法大学教授闵银龙主编的《法医学》,在一氧化碳浓度在200ppm,吸入时间3小时的情况下,主要症状为头痛,浓度达到600ppm时,且吸入3.5小时,才会产生“自救力丧失、面色苍白、昏迷”的症状。之后,刘广智又找到中国公安大学的一位教授,再次审查后,结果与前次一致!

众多专家和学者在彻底否定启东市公安局关于“夏薇死于煤气中毒”鉴定意见的同时,还说:启东市公安局的两个法医鉴定意见多次用“考虑 ”、“符合”等不确定的词汇推测夏薇可能死于煤气中毒,这是极不严肃的,启东市公安局用不确定的文字作出鉴定意见,这是违背物证鉴定规定的。

邻居们证实夏薇的寄宿并不愉快

在警方的调查中,一些邻居证实:在夏薇寄宿到高建平家之后,高建平一家人与夏薇相处得并不愉快。高建平的对门邻居周某、吴某的证言证实:2010年2月1日的晚饭时间,夏建兴大声地骂夏薇,骂得很难听,我们全楼的人都听到了。夏建兴在骂夏薇,嫌夏薇饭吃的多。夏建兴把筷子摔在桌上,筷子都摔断了。平时我也看到、听到夏建兴经常骂夏薇。

高建平的另一位邻居季某也称:“出事那天听夏建兴讲,当日凌晨2点至3点,高建平就发现夏薇出事了。”那么,高建平为什么直到六点多才打电话通知夏薇的家人呢?从凌晨两三点钟到六点多,这中间相隔三四个小时,这段时间里,高建平家的人在干什么呢?医院就在马路对过,为什么不将夏薇送到医院呢?

余女士说,由于从小就父母离异,夏薇懂事得很早,“我也总教育她说遇事忍一忍就好了。再熬半年读高中了就可以住学校了。谁能想到会发生这种事儿呢!”余女士流着泪说。

至今,虽然女儿已经离世8年了,但是为了弄清女儿的死因,也是为了讨个公道,余女士依然在不断奔走伸冤。2018年1月,余女士向南通市中级法院提交了申诉书,申请案件再审,她认为本案中真正的元凶并没有浮出水面,公安涉嫌造假,检察院和法院涉嫌故意隐瞒真相。但是,当年4月,南通市中级法院驳回了她的申诉。

余女士认为:仅凭所有的现场证据和所有的尸检证据未在法庭示证、质证这一点,夏薇案就应该撤销原判、重新审判。而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居然作出驳回申诉、维持原判的结论,她不服。她说:因为上访,她还多次被抓、被拘留,每年都要被抓几次,但是,本案中真正的凶手连一天牢都没有坐过!

尽管申冤的路很艰难,余女士却丝毫没有打退堂鼓的意思。她说,为了申冤,她至今也没有同意火花化女儿的遗体,“一旦火化了,遗体上的证据就没了。我什么赔偿都可以不要,但是一定要还女儿一个公道。”她一边这样说着,一边用手去擦拭眼角的泪水……(记者劲松 李晖)

(注:文中图片均为夏薇家人提供)

来源:http://www.xsdjynews.com/news/?5934.html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山西热线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最新资讯
· [时事要闻] 山东平度:散乱污石料场“遍地开花..
· [时事要闻] 黑龙江北安农场 奶牛养殖户的心声
· [游戏汽车] “吉利水军”事件再惹争议?网络攻..
· [时事要闻] 郏县政法书记宋宏州充当黑恶势力保..
· [商业财经] 揭露:集团制行骗,北京速成国际从..
· [养生美容] 毫无医者道德的江苏安德森肿瘤医院..
· [时事要闻] 苏州太湖黄金水岸违建业主有背景 守..
· [时事要闻] 天胜公司预交的200万元土地征收补偿..
· [时事要闻] 沈阳市大东区法官执行案外人被指滥..
· [时事要闻] 广西桂林:有争议土地的采矿权能招..
· [时事要闻] 北京高碑店:黑恶物业深夜入室打砸..
· [时事要闻] 伪造篡改、打砸抢、暴力攻击员工未..
· [时事要闻] 唐河龙潭镇党委书记范泽平涉嫌违纪..
· [养生美容] 襄汾天和医院黑心骗子乱收费无医德..
· [商业财经] 打着区块链的名号,行传销之黑幕,..
· [商业财经] 安微文交所百寿图投资诈骗一辈子的..
· [时事要闻] 龙龙理财恶意清盘广大出借人维权困..
· [时事要闻] 为抢夺财产上市公司老总夏路两次送..
· [养生美容] 湖南郴州瑞丽国际美甲化妆纹绣学校..
· [商业财经] 国盛证券宁都营业部发诱导信息骗股..
· [时事要闻] 河南俏王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涉嫌传销..
· [养生美容] 南京建国医院黑心骗子医院坑骗患者..
山西热线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