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热线  
吉林农安: 黑恶势力侵占承包库区地法院公安被指帮凶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  时间:2018-9-26 10:50:19

                         村民种植的葵花被牛啃得只剩下一片片根茬

                        过去种植的苜蓿草被牛啃得精光,只剩下青麻胡乱的疯长着

本站讯 九月初的东北,到处都是绿油油的,一片丰收在即的景色。但是,吉林省农安县巴吉垒镇上河湾水库库区的土地上,却是另外一种景象:大片大片的苜蓿草早已被啃的精光,只有什么动物都不吃的青麻胡乱的疯长着……还有大片大片的向日葵,被啃的只剩下根部,地上到处都是牛粪和牛的蹄印……

当地农民告诉记者:这些都是孙文那伙人干的,他们肆无忌惮的到我们承包的土地上放牛,我们去制止,他们就打人,更可气的是,我们报案了,派出所的副所长也带着几个警察来了,却根本不管,竟然说:你们到法院起诉吧!我们就不明白了,现在还是共产党的天下不?他们肆无忌惮的到我们的土地上放牧,还强占我们的土地栽树、种庄稼,怎么就没人管呢?!

镇村两级先后对外发包 因土地承包引发争端

据相关的法律文书记载:1998年5月6日,巴吉垒镇政府将上河湾水库库区内的土地、荒坡、荒沟租赁给吴俊和、长春市禾丰油料有限公司(简称:禾丰公司)经营使用(吴俊和是禾丰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并同时与巴吉垒镇政府和巴吉垒石岗村签订了两份协议书,期限为60年,自1998年至2058年12月30日。到了2000年10月20日,伏龙泉镇房身沟村书记孙全又与刘兴柏、闫洪臣、孙文签订了一份伏龙泉镇宜林三荒承包(拍卖)合同书,将该库区26.6垧土地发包给刘兴柏、闫洪臣、孙文,用于造林,期限为27年,自2000年10月20日至2027年10月20日,并允许继续转让。

由于承包范围接壤、重叠,部分土地在双方经营过程中发生争议,据农安县水利勘测设计处的勘察,双方发生矛盾地块面积为483600平方米。之后,房身沟村诉至法院,要求巴吉垒镇政府、吴俊和停止侵害,赔偿损失。农安县法院在判决前,于2001年4月19日作出(2001)吉农民初字第878号民事裁定书,先予执行案件标的物,将争议的土地暂由伏龙泉镇房身沟村组织耕种。2001年8月14日,农安法院作出(2001)吉农民初字第878号民事判决书,判令巴吉垒镇政府、吴俊和立即停止对伏龙泉镇房身沟村民委员会对双方所争议的土地经营权的侵害;驳回原告要求二被告赔偿损失的主张。

中级法院一锤定音 否定原判再无争议

巴吉垒镇政府收到判决后不服,提起上诉,长春市中级法院于2002年4月29日作出(2001)长民终字第1358号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巴吉垒镇政府申请再审。吉林省高级法院复查后认为:双方争议的土地是上河湾水库的库区,根据《国务院水库大坝安全管理条例》第十五条的规定,“禁止在库区内围垦”,原审法院认定“双方对库区内部分土地发生争议,农安县巴吉垒镇政府、吴俊和侵犯了伏龙泉镇房身沟村民委员会的土地经营权”不当,于2003年12月26日作出(2003)吉民监字第115号民事裁定书,指令长春市中级法院再审本案。

长春中级法院经过再审,于2004年6月3日作出(2004)长民再字第17号民事裁定书,该裁定书称:“本院再审认为,原告、被告争议的土地是上河湾水库库区,根据国务院《水库大坝安全管理条例》第十五条规定:原判决认定‘双方对库区内部分土地发生争议,农安巴吉垒镇人民政府、吴俊和侵害了农安县伏龙泉镇房身沟村的土地经营权’不当。该水库是一个完整的水库,应当按照水利部门的有关规定统一管理。故不存在农业耕地经营权益,双方当事人的争议亦不属人民法院受理范围,综上,一、二审判决适用法律有误应予撤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条第一款第三项、第一百八十四条的规定,经本院二00四年第十八次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裁定撤销农安县法院作出的(2001)吉农民初字第878号民事判决书和长春中级法院(2001)长民终字第1358号判决,驳回了原审原告的起诉。

村民控诉警方明目张胆保护黑恶势力

从此从以后,原审被告就开始于2004年7月27日要求农安县法院执行回转,农安县法院依据(2004)长民再字第17号民事裁定书,于2004年8月4日作出(2004)吉农执字第951号民事裁定,裁定被执行人伏龙泉镇房身沟村立即停止在上河湾水库183.5米等高线以下淹没区裸露地48.36万平方米的耕种,返还诉讼费和执行费2900元,支付树苗折价款及利息62647.2元。但是该裁定没有得到实际执行。农安县法院又于2005年4月14日作出了(2001)吉农民初字第878—1号民事裁定,撤销了2001年4月19日作出的(2001)吉农民初字第878号民事裁定书。

此后,吴俊和等人多次进京上访,长春市中院于2011年11月28日作出(2011)长执监字第127号执行裁定书,将本案交叉执行,由长春市朝阳区法院执行,并于2012年8月26日下达了(2012)朝法执委字第2号执行通知书,结果也没有执结。长春市中院于2013年2月26日作出(2013)长执监字第19号执行裁定书,将此案交由农安县法院执行,但是直到现在,农安县法院也没有执行回转。2008年8月1日,农安县信访第六次联席会议决定,维持1997年7月12日县作出的《农安县人民政府关于巴吉垒镇政府与伏龙泉房沟村土地争议的处理决定》,监察委对双方承包合同进行审核,依法依规进行处理。

吴俊和等村民认为:导致执行回转不能的就是农安县法院,该法院在村里刚刚起诉、还没有弄清楚是非曲直的情况下,就匆匆忙忙的违法作出(2001)吉农民初字第878号民事裁定书和判决书,先予执行案件标的物,造成了现在的尴尬局面,给执行回转人造成了巨大经济损失,导致后来打人毁苗的种种恶果。长春市中级法院最终做出正确的裁定并将此案交由农安法院执行后,农安法院又不积极执行,在农安县个别官员和周万祥法官的操纵下,还在想方设法拖延执行,致使土地争议事态越演越烈。

9月3日,当记者来到农安上河湾水库库区现场采访时,众多村民向记者证实孙文一伙曾经多次勾结黑白两道威胁打压村民,先后爆发了多起恶性事件:

——2012年5月7日,吴俊和、邵玉昌和承包户去上河湾水库库区村民自己承包的裸露地种玉米,孙文用扎枪扎承包户借来的北京现代越野车(价值30万元左右),先扎爆一个轮胎,接着砸坏车门及玻璃,车身多处损伤,然后又把承包户初万里胳膊用扎枪扎伤......直到伏龙泉派出所警察到达现场时,孙文仍狂妄的骂“派出所也他妈的没有用”!就在王德臣所长要求村民到伏龙泉派出所取证之时,孙文听说吴俊和去派出所取证的消息后,便拿着凶器开着小货车追到派出所2楼说要杀吴。见到该情况,吴便问派出所王德臣所长:“这个人怎么这么狂妄,还敢到派出所杀人,你们怎么不制止?”王德臣所长不但没有制止,反而包庇、纵容,仅说了一句:“他这不是喝酒了吗?”幸好刑警队人员及时赶到制止了孙文的暴行,吴才得以幸免。

在派出所处理此案过程中,对被孙文砸坏的车辆进行鉴定中,鉴定结论明显不合理不客观。该车辆是价值30万元的越野车,4个车胎被扎坏,车门被毁,风挡玻璃被毁,车身多处被砸,钣金和喷漆需要进行大修处理,而鉴定结论却称其损失不足5000元(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九条规定中的一条:“根据相关解释,如果损毁的财物价值大于5000元,该人就涉嫌犯罪,依法应追究其刑事责任”)。5月16日,我们去派出所要求重新鉴定的时候,派出所不能自圆其说,还在替孙文掩饰......

——2012年5月15日,朝阳区法院执法局执法人员来到现场执法,遭到孙文及其哥孙全(房身沟村村书记)组织的一帮亲属的阻挠,孙文等人采取倒地拦截和围堵等方式围困法院执法车和执法人员近6小时之久......

——2018年6月7日,合作社成员孙树良、任爽、任良忱、吴俊芳等四人到承包库区地经营,看见孙文、牛国明家两个牛倌故意在村民们承包的库区裸露地放牛羊,毁库区地里的青苗(苜蓿草),吴俊芳与牛倌协商要求牛倌把牛赶出去,牛倌说孙文要他放他就放,他不管别的。孙文和他儿子赶来后开车直接往地里开车,并口口声声说要把吴俊芳撞死,下车之后二人二话不说就把吴俊芳打倒了,一边说我压死你,两个人连踢带打,转手接过牛倌的赶牛铁棍接着打吴俊芳,直接将吴俊芳打昏迷过去,其他几名合作社成员也均被打伤。

在此期间,村民们一直拨打110报警,伏龙泉派出所说是巴吉垒的库区,巴吉垒派出所说是伏龙泉的行政地界,一个多小时后两个派出所才出警,但是伏龙泉派出所民警范长林到场后仅与孙文做简单交流后就走了,也没管地上的几个伤者,出警到离开整个过程1个小时。巴吉垒派出所到场后也没控制孙文,更没有管受伤在地的合作社成员。目前,孙文打人的案子相关领导已经指派治安大队受理,毁坏库区地苜蓿草青苗的案子一直没人管。

——7月12日,在库区地里,副所长柴江出警,他亲眼看到牛国明、孙红超和两个牛倌在库区地里毁青苗,却管都不管。当村民们质问他为什么看到毁青苗不管时,他居然告诉村民们到法院起诉去,走法律程序......

——7月13日,孙文家牛倌又到库区地放牛,村民们报警后,还是柴江出警,他居然拿着孙文2006年违法的林权证和农安县法院违法的裁定书给村民们看,并让村民们撤离现场,任由孙文家的牛在库区地里毁青苗......

……

采访中,多名村民还向记者证实:农安县公安局刑警大队队长金理申就是孙文一伙人最大的保护伞。为了得到金的保护,孙文一伙人给了金165亩土地,金得到这块土地后,在地上种植了大量树木,并用这块土地和其地上的树木,以其父亲金贡君的名义骗取国家退耕还林款,每年其骗取的退耕还林款达25000多元,到目前,初步统计其骗取的退耕还林款总金额已经达到40多万元。因为村民们告他,目前金理申已经调到辽源市公安局工作,后又调到辽源市城管大队继续当官!

正是因为有了这些官员的保护,孙文一伙人才格外胆大妄为。

记者在现场看到:原来种植苜蓿草的大片土地上,连一点苜蓿草的影子都看不到了,取而代之的是乱蓬蓬胡乱疯长的青麻,村民们告诉记者:这种植物什么动物都不吃。而原来种植了向日葵的土地上,只留下一排排向日葵的根茬,在绿油油丰收在望的庄稼映衬下显得格外凄惨……而在这些被牛啃的伤痕累累的土地上,到处都是牛粪和牛的蹄印……

听着这一桩桩悲惨的“故事”和村民们发自内心的不平呼声,记者不禁仰望苍天:都说要依法治国、依宪执政,何时才能实现呢?难道农安是法外之地吗?(记者峻岭 明君)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山西热线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最新资讯
· [时事要闻] 山东平度:散乱污石料场“遍地开花..
· [时事要闻] 黑龙江北安农场 奶牛养殖户的心声
· [游戏汽车] “吉利水军”事件再惹争议?网络攻..
· [时事要闻] 郏县政法书记宋宏州充当黑恶势力保..
· [商业财经] 揭露:集团制行骗,北京速成国际从..
· [养生美容] 毫无医者道德的江苏安德森肿瘤医院..
· [时事要闻] 苏州太湖黄金水岸违建业主有背景 守..
· [时事要闻] 天胜公司预交的200万元土地征收补偿..
· [时事要闻] 沈阳市大东区法官执行案外人被指滥..
· [时事要闻] 广西桂林:有争议土地的采矿权能招..
· [时事要闻] 北京高碑店:黑恶物业深夜入室打砸..
· [时事要闻] 伪造篡改、打砸抢、暴力攻击员工未..
· [时事要闻] 唐河龙潭镇党委书记范泽平涉嫌违纪..
· [养生美容] 襄汾天和医院黑心骗子乱收费无医德..
· [商业财经] 打着区块链的名号,行传销之黑幕,..
· [商业财经] 安微文交所百寿图投资诈骗一辈子的..
· [时事要闻] 龙龙理财恶意清盘广大出借人维权困..
· [时事要闻] 为抢夺财产上市公司老总夏路两次送..
· [养生美容] 湖南郴州瑞丽国际美甲化妆纹绣学校..
· [商业财经] 国盛证券宁都营业部发诱导信息骗股..
· [时事要闻] 河南俏王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涉嫌传销..
· [养生美容] 南京建国医院黑心骗子医院坑骗患者..
山西热线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2018 All Rights Reserved.